恍然如夢──如果我必須形容

美國 江o軒

 一場夢,一場似真似假,太過清晰,也太過真實,太過巨大而遙遠,可是卻又近得不可思議,彷彿可以聽見那屬於夢的心跳。
    那是2008年,剛成為高中生的秋季,我至今仍然記得。那張綠色的廣告單出現在佈告欄上,身為風紀,那些吵鬧聲不能不管,於是我走近,同學們見到我出現,也才赫然發現現在是上課時間,也許怕挨我的罵,他們像從破網彈出的彈珠,四散開來。而我,目光卻落在那張傳單上,剛開始沒特別感覺,沒有料到,再回過神,我已經通過了SLEP考試。
    一切就這樣一直進行著。我從沒想過真的有天會離開台灣,至少不是以如此夢幻的方式──高中留學。昏天暗地,當我在國中高中兩邊跑,要收集所有資料時,我還是抱著不敢相信的心態。當初拖著我一起考試的朋友Sunny,高分錄取,並和我一起苦思著Recommendations。時間如水般奔騰俯衝而過。高一的生活緊湊而忙碌,緊繃的生活和不斷的考試讓我也產生了一種無可奈何的倦怠。我的心中,開始真正的嚮往了似乎象徵著自由的星條旗。而我,終於在大家幾乎都找到寄宿家庭後,才在危險的八月中旬接到了通知──佩軒,妳有寄宿家庭了。
  美國,對它所有的印象來自於歡快歌舞的、槍聲大作的、美麗絢爛的好萊塢電影。但一如所有的美夢~一接近虹光的泡泡,就會啪的一聲,破滅。我從沒有想過,原來接近一個完全不同文化思想的人種,是如此的困難。語言的障礙,思想的隔閡,在我和人群之中,凌厲的割下一道怵目驚心的痕溝。我跨越不了,我舉足不前。我望著他們興歎,我疑惑我不解,我困擾我孤獨。他們的樂天、他們的懶散、他們的心直口快,次次在不知不覺中狠狠地傷害了我。我的惱我的憤,卻困於異國文字的字典中,裹足不前,只能在喉嚨裡發出無意義的嗚咽。我開始憤恨自己的選擇。自怨自艾,卻又想辦法要重新爬起。我陷於抑鬱,又在每次的抑鬱中,擺弄我熟悉的語言,一次次的將心從灰燼中再燃。我參加了Marching Band。抱著要逼迫自己與別人交流的心態,我成了打擊部,並接觸了從來沒有經驗的marinba。雖然有鋼琴的基礎,但第一次成為打擊部,令我十分不習慣,但漸漸的,我有了一種歸屬感。
我一直相信,我的孤單寂寞,完全是因為我缺少了一種團體意識。於是,我加入Marching Band。跟著他們,在美式足球場上Perform──但老實說,我的學校Mount Vernon的美式足球隊真是弱到有點令人無力。而且真正的美式足球可不像日本卡通裡,可以超級近距離看見所謂的熱血汗水淚水。不過,能夠和一群有著相同目標的人站上field,並且一同出去比賽,都是很令我振奮的進步。雖然如此,我還是得老實說,剛開始的兩個月,我走在長長的學校走廊時,會莫名其妙的流淚。不是想家,只是覺得委屈。委屈自己為什麼要來到這裡,受白目幼稚的美國人氣。站在晴空的Field上,等待著Marching旋律進入激烈節拍時,我會突然仰頭,看見劃過天空的機尾雲,然後陷入遙想。想著過去、現在,未來,以及我的決定。

當初的我,憑著對藝術的熱愛和對表演的欲望,選擇了Art, Theater Art, Intermediate

 Band。並在美國ASSE的要求下,修了Virginia History11, English11。並是,我選修了夢想中的語言:法文,以及令我新奇的MCJROTC(Marine Corps Junior Officer Training Corps: 美國海軍陸戰隊中學後備軍官課程)。也許,選擇ROTC,並且因為和Host Mom分享了我對軍人課程,和射擊的興趣,向來非常欣賞我亞洲學生必備學習態度的Colonel和First Sergeant安排我進了Shooting Team。而我,似乎也在第一次握住兩公斤左右的空氣來福槍後,漸漸的,很多事情都不太一樣了。
每段旅行,都會帶來了不一樣的發現,那怕只是走出家門、或者遠走他鄉。所有關鍵都只在於,你有沒有「睜開眼睛」,去「發現」那些「發現」。
至今,在美國已經有了七個月的時間。其實很長,現在想想卻又宛如夢境,不大真實。拿老梗來說,就是時間一眨眼就過了。我不能很清楚的告訴你們,我到底學到了什麼,但是在這各國族群的國家,我看見了很多原來在台灣,我們所看不見的盲點,也發現了美國並沒有想像中的燦爛。我承認我沒有那麼崇洋媚外,但從前的我,似乎把一切都想得太美好了。在這即將歸去的時刻,我心裡更多的是不敢相信,和一點惋惜。時間過得太快,而我無法學更多。可人生還在繼續,下一段旅程,誰也不知道會遇見什麼,對吧?

 來到這裡,雖然有失望、有難過,但是也充滿了發現的驚喜,學會了互相理解、互相認識、寬容以及體諒。當然,最重要的一點是,“To compare to the time of your arrival, your English fluency is phenomenal.” (By my hot mom, Chris Wixtrom) 
我相信,每個決定參加交換學生計畫的學弟妹們,一定都有個自己的目標。不管是很老套的增進國際視野,還是單純想加強英文實力,或者想要套交情套到國外去以證明自己的社交生活多采多姿,每個人一定都有著一股如火般的Ambition。想成就大事,想要勇敢冒險,想要展翅昂首,想要脫離框架,想要大聲嘶吼、想要熱血一次。我沒有資格說,出了國,當了交換學生,你就會前途光明。如果有誰敢做這種保證,那我認為那叫不負責任、順便在心裡一掌給他巴下去。因為所謂的前途,所謂的未來,都是掌握在自己手裡。無論出國與否,每個人都有機會彩繪出自己最獨特的人生。而出國這項選擇,也只是其中一個選項。它不能保證你到底能不能學到什麼,更不可能保證你一定會覺得你學到什麼。所謂的學習,應該建立在人生的每一刻。學習接受失望、學習尋找希望,並且在每個絕望中尋找幸福的光痕。我相信,並且祝福,每個跟上我們腳步的學弟妹,都不會後悔今天的決定。既然決定了,就勇敢的走下去。堅持自己的信念,就會有成功的一天。
    祝福每一個人,都能學到、看到、體驗到,不同的世界。
    願你,張開雙臂、開闊胸襟,愉快的面對,一切挑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