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在航道上的旅程!

法國  彰化高中  施O立

“不是因為困難使我們害怕,而是因為我們害怕才變得困難。不是因為事情難以做到,我們才失去信心;而是因為我們失去信心,有些事情才顯得難以做到。”
    睜開迷濛雙眼,熟悉卻也陌生的景象映入眼簾。這就是我的故鄉—台灣。櫛比鱗次的東方建築,空氣中的濕氣不要命般的貼附於全身,甚至呼吸間都能感受到那淡淡的潮濕,重拾回最初的感受。相距十個月,我終於回來了。
    而片片回憶放映般的顯現,那些臉龐,那些事物,那些時光。
    於是,故事就該從出發前一個禮拜開始說起了。我算是前幾名早早就確定有接待家庭的學生之一,也早已和未曾謀面的轟家交談過好幾次了。但是命運似乎怕我過於安逸,竟然在這看似已成定局的時間點通知我,我轟家因為某些因素無法接待我了,而我得要在等待新的轟家了。驚訝、錯愕一瞬間浮現,還記得當時還來來回回的重讀了好幾次訊息呢。法國之旅,也隨之一切改變。
   結束巴黎旅遊後,獨自驅車前往我未來的家-lille 里爾。坐上火車的剎那,我還不相信自己已然離開了那安穩的港灣,而已駛進了未來尚不可知的茫茫大海了。一小時的車程,便從喧囂壅塞的巴黎,到達安靜閒逸的里爾了。全身掛滿行李的我,一下火車,放眼全是家人重逢的畫面;而我,則是要在這裡展開全新的人生,一切從零開始。
   原以為在台灣抱佛腳補的法文,足以應付最基本的對話。然而在去到我第一轟家時,才知道幻想是美好的。那些自以為是的想法,在短短幾分鐘內被徹底毀滅。原來,我真的是徹徹底底的零啊!轟家不太會英文,我則是幾乎完全不會法文,每次溝通時,總要手機字典在手,加上比手畫腳,才能稍稍互相揣摩意思,當中還鬧了不少笑話呢。
    上學前一天,憑藉著轟家給我的一張市區地圖,獨自前往學校報到。到校外時,看著三五成群的同學們,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,而完全不懂法文的我,只能隨波逐流,他們往哪走,就往哪裡走,完全摸不著頭緒。鐘聲響起,大家進入學校內,爭先恐後地去看貼在牆壁上的分班名單,時不時聽到哪處發出的歡呼,”我們同班耶”,當然,這是從他們的表情動作推測而出的。而我,不知所措的東看看西瞧瞧,終於看到了一個跟我最相近的名字,便去了那個班級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,我根本沒成功註冊,也就是說,我根本沒有學校讀。之後學校匆匆通知轟爸,他才到校幫我補上簡單的個人資料,重新註冊,結束這場鬧劇。

     一轟屬於放手型轟家,顧名思義,他們很放心的甚麼都交給我自己處理。對當時法文完全不會的我,是多麼刺激的一件事啊!開學後就要去領書,領書得要學生自行於假日規定時間內去。而我,抱著一切順其自然的心態就孤身前往了。終於輪到我時,對方劈哩啪啦的講了一堆後,我微笑著點點頭,然後用我唯一會的幾個”單字”,表達我其實甚麼都沒聽懂。對方無奈地只好請另一位會”一些些”英文的來跟我溝通,可惜我還是有聽沒有懂,只好拿出手機,邊查字典邊完成表格。還好最後還是順利地領到書了。
    一個月很快就過了,同時也顛覆了我所謂到了國外自然就會講了的看法。老實說,這時候的我每天的對話依舊是,”你好嗎””我很好””早安””晚安”等的基本對話。並非我不用功,而是真的很有難度。當時,光是從他們的對話中,好不容易辨識出幾個單字,就足以讓我開心。更別說要聽懂然後與他們對話了。
    又一個月過去,此時我得要離開已然習慣的一轟,再獨自向前邁進一段新的路程了。而有別於一轟,我的二轟家對待我像個小孩一樣,用無微不至來形容都不為過。每逢假日,便會帶我到處遊玩,同時也興致不減的不斷向我介紹各式各樣的東西。還好當時的小小進步,轟家們又很耐心的一次又一次放慢速度為我講解,從能聽懂的隻字片語中,再加上動作及腦補,勉勉強強還是能聽懂一些。也因為他們的熱情,堅定了我要把法文學好的決心,期許著自己哪天能夠自在的與他們交談。

     二轟的關愛,成為我成長的動力,也讓我幾乎沒有思鄉之情。有一次,因為新買的外套出了點問題而拿去送修。但是店家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說,還沒修理好,一再更動日期。受不了的我,回去先跟轟媽發了小小牢騷,轟媽馬上一臉認真的告訴我,”如果下次再沒拿到,我就要直接去找店家了”。而後不久,轟爸也回來了,轟媽義憤填膺的轉述給轟爸。轟爸反應更是可愛,馬上找出電話,就打電話過去”詢問”店員了。當下鬱悶的心情瞬間消散,轉而代之的是藍白相間的晴天與燦爛無比的陽光。
   還有一次生病,轟家二話不說馬上找醫生到家裡來幫我看診,然後三不五時的到我房間或探望或詢問有沒有好轉。甚至隔天他們要上班,一樣是電話一通接一通的輪流打給我,確定我沒事。頻繁到,害我都不好意思跟他們說,我還沒睡飽啊!
    一直持續的壓力,催促著進步的同時,也可能讓你習慣於那樣的步調,而毫無動力。而你能做的便是盡可能的改變學習的方式,讓學習變得有趣,讓學習不再乏味。有天晚上,意外的發現一篇全法文介紹的台灣小吃料理,於是,遊戲開始。規則:只能看文字敘述,要猜出裡面所介紹的小吃。從中,學習到了不少單字,而也因為像玩遊戲一樣,沒有負擔,享受般的學習著,進而達到事半功倍之效。讀書是無聊的,但充實自己卻是必須的。玩樂般的練習中,不僅不會容易感到沉悶,反而能在讓人保持動力的同時,效果更為顯著,何樂而不為呢?只需要小小的心態轉變,收穫比你想像多更多。
   在學校,從跟老師乾瞪眼,到後來一次次的自我嘗試與突破。在老師們鼓勵的目光,同學們驚訝的眼光中,一次次的進步著。有次,歷史老師突然在下課後找我,跟我說麻煩我準備”1949年後,中台美的局勢變化”的PPT,要請我為班上上課。當時不知不覺的就點了頭,而後讓我頭大的許久啊!當時課程結束後剛好是為期兩個禮拜的假期,於是,假期就在找資料中度過了。用盡手中所有一切的資源,甚至還特別請教在台灣的歷史老師,才終於完成了約兩頁A4的報告。開學後,皮挫挫的我每次上課老師叫到我時都會心臟加速一下,而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。幾天後,老師正式通知我要報告的時間,於是,拿著預備好的紙張,戰戰競競的上戰場了。
   想像一下,你置身於國外,周圍全是講著一口完美外語的人們,專注的聽你講課,那感覺很不賴吧。我膽戰心驚的講完後,班上繼續保持安靜了好一陣子,正在我緊張的看著同學們的表情時,老師一句”bravo”緩緩向我走來,同時其他同學也像是回神一樣,響起了熱烈掌聲。在那當下,真的讓我都快哭了,我真的完成了,而且是超乎想像的完成,而後提出問題時也是非常的熱烈。當初預計十幾分鐘就結束的報告,等到完全結束時,那節課已經結束了,大約一小時吧!而後幾天,感覺走路都有風呢!

    我的學校是國際高中,據說學校裡面的學生,不同的原國籍可以到達”四十種”以上。從前只在課文上讀到法國是大熔爐,親身體驗後,才知道那可不是空穴來風,隨便說說得而已。學校就是法國真實社會的縮影,各種顏色皮膚的人種,和樂融融無芥蒂的交談玩樂著,這才是真正所謂的”地球村”吧!這也讓我回到台灣後,不時覺得奇怪,為甚麼路上全都是黃皮膚的台灣人呢?
    我很幸運,在我的學校裡面,除了女生超多超漂亮以外,那些女生也同時都對我很友善。在空堂時,他們總願意帶著我一起到處閒晃閒聊。有時人少時,還會特別教我法文呢。還有有時候,他們聊得忘我時,轉頭看見我一臉呆滯地看著他們時,他們還會特別為
我解釋一番,而當確定我跟上話題後才又繼續天南地北。只是每每他們都要不時的重講一次,因為我常常又不小心遺失在他們的談話之中了,但他們卻也不厭其煩地重複給我聽,甚至一個不小心就變成在教學了,在美女”老師們”環繞教學下,法文想不進步都難吧~

      

學校裡,我也有好心老師幫忙上的額外法文課,而我最喜歡的課也無庸置疑的絕對是這堂課。一起上這堂課的是來自各地的交換學生,於是上課時,常常能聽到好幾種國家語言飛過去飄回來。而這堂課的風格也是非常的自由,簡單來說就是給我們練習法文聊天遊戲的時間。有次在玩人體動詞遊戲,就是一個人做出動詞動作,其他人猜。輪到我時,我擺出了”思考”的動作。過了幾分鐘後,發現還是沒人理我,無奈下只好說”其實,我正在做動作”,瞬間一陣爆笑充斥整間教室,學習就是可以如此有趣好玩。
     匆匆已到了三月,而我又得再次獨自上路,前往下一段冒險,來到我的三轟家。三轟是一個很自由的家,有事情時只要一封小簡訊告知,就萬事沒問題了,即使是要到很晚很晚。有次去找朋友,結果回程時下錯站,而後轉搭的車又延遲,回到市區時最後一班公車又已然開走。趕快告訴轟媽,過沒多久,轟媽就開車出現要載我回家了,超級感動的啊!
還有次打算要去旅遊,結果卻被機構給擋下來,轟媽為了我,幾天下來不知道打了多少電話跟機構溝通,雖然最後依然失敗,不過這樣的行為更讓人感到溫馨不是嗎?好像去或不去就不再是那麼重要了!
    “不是因為困難使我們害怕,而是因為我們害怕才變得困難。不是因為事情難以做到,我們才失去信心;而是因為我們失去信心,有些事情才顯得難以做到。”從離開台灣前的種種不確定,到後來三個家庭的寵愛。生活於三個截然不同的法國家庭中,也同時讓我學到更多。不要害怕去改變現狀,或許在新的世界中,你會收穫的更精彩,就如同我一樣。一次次的變化,確實讓人感到害怕,不過又何嘗不是一次次成長的機會呢?勇往直前吧,即使前方依舊是一片迷茫。
    輕揉雙眼,我在自己的房間內,躺在舒服的床上望著天花板細細地慢慢地咀嚼回想著。永遠不會忘記,出發前的忐忑,到達後的徬徨,途中的驚喜,還有最後離別前的傷感。十個月的夢就此畫下句點。不,不該是句點,而是逗號。真正的夢現在才要開始呢!